聊斋志异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聊斋新编嘉平公子的故事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皮炎医院电话 http://pf.39.net/bdfyy/bdfrczy/140221/4342070.html

艳遇经常发生在赶考的路上。

安徽旧县有位公子,姓施,名不惠,生的唇红齿白,秀美不凡。十八岁那年,进府城应童子试。他兴趣根本就不在诗词文章,来应试,纯粹是为了能出来玩儿。所以提前很多天就动了身。

一路游山玩水,这天他偶然经过一个“院子”,门开着,院子里站着一位姑娘,他见那姑娘长的美,痴痴的盯着人家看。姑娘对他笑,招手让他过去。

姑娘问他:“看公子风度潇洒、仪表不凡,可是去赶考的?”施不惠赶忙答道:“是啊,是啊。”姑娘又问:“住宿在哪?”施不惠赶忙把地址详细的告诉了她。

姑娘还问:“你住的地方可有别的人?”施不惠赶忙说没有没有,就我一个。

姑娘就说:“我晚上去找你。”

施不惠回到住处,找个差事让跟随来赴考的书童去办,支走了他,一个人等着天黑。

更敲二遍,姑娘真的来了。施不惠欣喜若狂。姑娘说:“我叫温姬,日间见到公子风流倜傥,心生爱慕,愿意陪伴侍奉公子,你意下如何?”

施不惠说:“能得像姑娘这样绝美的女子垂青,是我几世修来的福气,我当然是求之不得。”

关灯,办事儿,一夜缠绵。

自此以后,姑娘每天都来,这一天,外面风雨交加,姑娘进屋的时候,全身湿透,她进了屋,忙把湿衣服脱了,上床直接钻进了被里。

施不惠抱着姑娘,说:“外边这么大雨,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。”姑娘说:“想不来,脚不听话。”

窗外雨声如麻,姑娘随口说了句:“凄风冷雨满江城”抬起头望着施不惠说:“我们顺着这句把它续成一首诗吧”。

施不惠开着玩笑说:“不惠不会,我不会作诗啊。”姑娘说:“你这么标致的人,作诗这样风雅的事你不会?那你得好好学学,我喜欢会作诗的。”

两人来往多了,就不再避人,跟随来赶考的书童就知道了。书童知道了,施不惠的姐夫也就知道了。

姐夫就找到施不惠,说:“听说你遇到了一个美人,能不能让我见识见识?”施不惠说:“不行啊,温姬说过她不愿意见别人。”

姐夫不死心,就藏身在施不惠的住处,姑娘晚上进了门,姐夫趴在窗子上偷看,一看到温姬的样貌,惊为天人,不禁神魂颠倒,跟疯了似的撞开门,温姬急忙起身穿衣,从墙上一跳走了。

姐夫抓着施不惠说:“你必须告诉我她家住哪儿。”被缠的无奈,施不惠就告诉姐夫是在哪家院子遇到的温姬。

姐夫还真就找去了,结果院子里的人告诉他说:“是有温姬这么个人,不过她几年前就死了。”

姐夫回来和施不惠说:“你麻烦大了,你遇到鬼了你。”

晚上,姑娘来了,施不惠就把姐夫的话说给她听,姑娘说:“我看你一心要得到美女子,我呢,也想能遇上美丈夫。咱们各遂心愿就满足了,何必论什么人呀鬼的呢。”

施不惠一听,说的也对。

考完了试,施不惠离城返家,姑娘也跟了来,到了家里,除了施不惠,家里人谁也看不到她,家里人听姐夫说施不惠赶考的路上被一个“鬼”缠上了,就用了各种法子想让姑娘走,离开施不惠,可是都没有作用。

有一天,公子给仆人写了个纸条放在桌上,上面有不少错别字。本应写“椒”字但写成“菽”字,该写“姜”字,他写成“江”,把“可恨”错成“可浪”。

这字条被姑娘看到了,她想我本以为他是世家子弟,又是赶考的举子,一定是个文雅之人,这才不顾颜面投怀送抱,谁知道他胸无点墨,空长了一副好皮囊。越想越气,拿起笔就在那个纸条上写到:

“何事可浪,花菽生江。有婿如此,不如为娼。”

写完,笔一扔,走了。

吴公子:

年,如果我心情好的话,我打算把《聊斋志异》用白话文改写一遍,写多少篇我也说不好,万一哪天我不想写了呢?那就算了。

本文改写自《聊斋志异》卷十一《嘉平公子》。故事里的公子没有名字,因为他不会作诗,所以我给他取了施不惠的名字。

其实会不会作诗没那么重要,诗不能当饭吃,再说会做几句歪诗也不能说明真有学问。

故事的末尾,蒲松龄有一番感慨,他说温姬是个美妙的女子,老天为什么对这位翩翩公子那么苛刻,硬叫他肚内空空呢?

我自己觉得,温姬妙是妙在她看到公子写的纸条之后,意识到他外表虽然风度翩翩,但是腹内空空,这不是她追求的人,她知道看错了人,没有留恋,没有抱怨,直接就走了。

我大胆的来,悄悄的走,来的果敢,走的坚决,这是现在恋爱中的男女应该有的态度吧。

这些年来,好看的皮囊,有趣的灵魂的话题被人拿出来讨论了很多次,目前看来,好看的皮囊还是占了上风。

原创申明

此文系本人原创,发布于互联网各平台,署名“讲故事的北京人”或“吴公子燎”。

欢迎转载,请联系本人取得授权,且必须注明原作者名字。

原创不易,谢绝“洗稿”或者未经本人授权的转载。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