聊斋志异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聊斋故事这女婿真彪悍怒对老丈人,硬把成 [复制链接]

1#

“爱情是个什么东西?爱情它就不是个东西!”——一个酸臭的单身狗这么说。

好吧,爱情其实很美,让人很向往,只是站在门外的人,得不到!

吃不到嘴里,就是酸的!

今天的聊斋故事,咱们来说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。

很美,真的很美的爱情故事,有多美呢?

神仙眷侣的那种!

你别不信,人家真的成仙了~

怎样的故事呢?顺着故事往下看吧~

话不多说,今天的聊斋故事,开讲了~

话说山西霍桓,字匡九,幼年丧父,他是家中最小的孩子,关键还最聪明,年仅十一岁就考中秀才的那种,被称为神童,远近闻名。

母亲很疼爱他,简直到了溺爱的程度,从不让他出远门,除了读书,啥都不会,生活都不能自理的那种。

离霍家不远的地方,住着一个姓武的评事,这人吧,痴迷求仙问道,丢下妻女就进山修道去了,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。

他有个女儿,名叫青娥,十四岁,面貌绝美,小时候偷看过父亲的书,极其羡慕何仙姑,自打父亲进山修道后,她也立志不嫁,一门心思求仙问道,母亲拿她没办法,也就听之任之了。

一天,小霍桓偶然看到青娥,就被深深地吸引,虽说年纪小,懵懂无知,但在小霍桓心里,只要能看到青娥,他就很开心。

回到家里,跟母亲一说,母亲马上就明白了他的心思,想着去武家提亲吧,武家女儿立志不嫁的事,她也听说过,思前想后,觉得有点难办,就劝儿子不要再想着青娥。

但是看看儿子闷闷不乐的样子,怕儿子闷出病来,就硬着头皮去武家提亲,果然不出意料,武家拒绝了。

武家拒绝提亲让霍桓很不开心,他对青娥的思念越来越深,却也没有好办法。

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转机来了!

一天,霍桓看到门外有个破衣烂衫,面黄肌瘦的道士。

霍桓就拿了些吃的给道士,道士一边吃东西,另一只手里还握着一把小铁锄。

霍桓好奇地问他,小铁锄干什么用的?

道士笑着说:“这把小铁锄是我用来采药材的,你别看它小,却很锋利,就是坚硬的石头,也能轻易切开。”

霍桓不信,道士就拿着小铁锄去砍石头,只见小铁锄切石头就跟切豆腐一样。

霍桓很喜欢,接过小铁锄把玩。

道士对他说:“要是喜欢,我就把它送给你了。”

霍桓很开心,就要回家取钱给道士,但是,一转眼的功夫,道士就消失不见了。

霍桓还是小孩心性,得到小铁锄,就拿着四处玩耍。

突然,灵机一动,霍桓想到,既然这把小铁锄这么锋利,那岂不是说自己可以用这把小铁锄,在武家墙上挖个洞,去见自己心心念念的青娥了吗?

这想法一冒出来,就肆意疯长,霍桓完全没意识到,自己这么做可能带来的后果。

等到夜深人静,霍桓翻墙出去,来到武家墙外,挥动小铁锄就开始挖洞。

挖出一个大洞,霍桓钻进去,发现小厢房内还亮着灯,就偷偷摸过去,趴在窗下,往里偷看。

小厢房正是青娥的住处,此时她正在卸妆,准备休息。

过了一会,厢房内熄了灯。

这下四下寂静无声,觉得屋内青娥应该已经熟睡,霍桓就偷偷溜入房内,来到青娥床前。

霍桓看着青娥的绝美容颜,非常高兴,他就静静地看着青娥,看了很久很久,越看越喜欢。

但是毕竟挖了很长时间的洞,霍桓也累了,他就靠着床头,闻着淡淡的香气,竟然睡着了。

青娥半夜醒来,听到屋内有呼吸声,大吃一惊,睁眼一看,只见墙上有个大洞,月光穿过大洞照进了室内。

她急忙起身,轻轻拉开门栓,叫醒熟睡的丫鬟、老妈子。

众人点着火把,拿着棍棒来到青娥卧房。

看见一个小书生,靠着青娥床头熟睡,仔细一看,认出了是霍家的小神童霍桓。

丫鬟把霍桓推醒,霍桓看到满屋子的人,也不怎么害怕,只是有点害羞,他目光灼灼地看着青娥,眼中溢满了爱慕之情。

丫鬟们都说他是贼,这把霍桓吓哭了,他说:“我不是贼,我就是觉得青娥小姐好看,我想看见她,我家里来提亲,你们又不同意,我只好自己偷偷来了。”

众人又问他怎么来的,他说用个小铁锄挖洞过来的。

众人不信一个孩子能挖出大洞,霍桓就说自己的小铁锄很锋利,还向众人展示。

这期间,青娥一直看着霍桓,也不说话,丫鬟们提议去告诉夫人,青娥低头沉思,似乎不太愿意。

看她这个模样,丫鬟们都说:“这个人名声家第都好,也不算辱没了小姐,不如让他回去,再找人来提亲吧!”

青娥还是不说话,丫鬟催促霍桓快走,霍桓不忘自己的小铁锄,开口索要。

丫鬟们就笑: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不忘了你的凶器?”

见索要无果,霍桓看到青娥枕边有个凤钗,就拿起来揣在袖子里。

丫鬟看见了,告诉青娥,青娥还是不说话,也不生气。

旁边一个老妈子说:“这小伙子,还挺机灵!”

说完,拉着他,让他从洞里赶紧走。

第二天一早,霍桓拜托母亲再去武家提亲,还不敢说自己昨晚的所作所为。

因为被拒绝过一次,霍母对去武家提亲不怎么上心,却托人四处为霍桓另选良缘。

青娥知道后,心急如焚,偷偷让家里老妈子把自己想要嫁给霍桓的心思透露给霍母。

霍母一听,很高兴,忙托人再次去武家提亲。

谁知,一个多嘴的丫鬟,把霍桓夜入青娥房内的事透露给了武母。

武母雷霆震怒,刚想去霍家算账,没想到霍家却托媒人来提亲,这无疑火上浇油,把媒人连同霍家母子,骂了个狗血淋头,又把媒人赶了出来。

媒人回来对霍母一说,霍母才知道自己儿子做的荒唐事,但平白无故被骂,霍母也是怒上心头。

从此以后,霍母但凡碰到武家亲戚,就把自己儿子跟青娥睡在一起的事,添油加醋地跟他们说。

这让青娥羞愤欲死,但悠悠众口却挡不住,她也只能私下派人告诉霍母,说自己今生非霍桓不嫁,言辞恳切,才让霍母不再到处宣扬这件事。

但是,霍桓跟青娥的婚事算是彻底泡汤了。

不过峰回路转,霍桓最终还是娶回了青娥。

当时,秦中欧公担任县令,见霍桓文章写得好,非常器重他。

时常把霍桓召进县衙,指导他写文章。

一日,欧县令问霍桓,是否娶妻?

霍桓回答还没有。

欧县令问他为什么还未娶妻?

霍桓就把自己跟青娥的恩怨纠葛说了个明明白白。

欧县令一听,问他是否还愿娶青娥为妻。

霍桓羞红着脸,不说话。

欧县令看他这个样子,就派人去武家,说自己愿意为霍桓和青娥保媒。

武母一听,很高兴,爽快地答应了下来。

两家选定吉日,为霍桓和青娥完婚。

青娥一进武家,就把小铁锄扔在地上,对着霍桓说:“快把这东西扔了吧,让我平白受了这么多委屈!”

霍桓笑着捡起小铁锄,说:“可不能忘了媒人!”

然后郑重地收起小铁锄,随身携带,从不离身。

青娥过门后,对待婆婆很孝顺,一天三次拜见,只是家里的事务,她并不怎么上心,只有婆婆有事外出时,她才插手家中事务,每件事都处理的很得当,婆婆回来后,她就再交给婆婆,其余时间,她就安静地待在房间里读书。

转眼过了一年,青娥为霍桓生了个儿子,取名霍孟仙,大多时间她都是把孩子交给乳母照顾,自己则很少过问。

时间如流水,五年时间一晃而过,这天青娥忽然对霍桓说:“你我夫妻恩爱,如今已经八个年头,奈何我们缘分已尽,从此就要天人永隔了,我走后,你一定要照顾好孩子和婆婆。”

霍桓很惊讶,忙问她发生了什么,她却什么也不说,梳洗打扮一番,前去跟婆婆告别,然后转身回了房间。

霍母同样惊讶,跟霍桓一起追到房内,发现青娥躺在床上,已经没了呼吸。

母子二人,非常悲痛,也只能安葬了青娥。

霍母时常抱着孙子思念青娥,加上年纪大了,没过多长时间就病倒了。

病倒的霍母,茶饭不思,只是想吃点鱼羹。

可是百里之外才有卖鱼的,霍桓孝顺,亲自前往百里之外买鱼。

他白天黑夜不停赶路,回来时,走到山中,太阳也落山了,他双脚都磨起血泡,一瘸一拐地赶路。

这时,突然出现一个老头,看他这幅狼狈样,就拉他坐下,敲石取火,又拿出药粉,给霍桓熏脚。

药粉很有效,霍桓双脚血泡消了,走起路来,也是更加矫健。

老头跟霍桓攀谈,问他为什么急着赶路?

霍桓据实已告,说母亲生病,想吃鱼羹。

老头问他母亲生病的原因。

霍桓伤感地说,自己妻子病逝,母亲思念儿媳,终致病倒。

老头问他为何不续娶?

霍桓说没遇到合适的。

老头指着一个小山村,笑着说:“我就住在哪里,我们村子有个好姑娘,你要是能来,我替你保媒,她可是跟你说的青娥一模一样啊!”

霍桓说母亲还等着吃鱼羹,自己改天再来拜访,说完匆匆告别。

回到家以后,霍桓让人马上给母亲做鱼羹,吃过鱼羹后,霍母病情好转,没过今天就痊愈了。

想起跟老头的约定,霍桓再次起身赶往山村。

来到上次的地方,却怎么也找不到小村子了,霍桓爬上山顶,还是看不到村子,这时天色黑了下来,他无可奈何,只能沿着原路返回,没想到回头一看,来路也消失不见了。

这让霍桓惊慌失措,加上天色又黑,一不小心双脚踏空,他从绝壁上掉了下去。

多亏有个狭窄平台接住了他,探头往下看,深不见底,往上又爬不上去,这时他发现,平台边上有个小洞,他移动身子,爬进小洞,小洞刚好容一人通过。

霍桓沿着小洞往前爬,越往里走越宽阔,约莫走了三四里,突然看到有房屋,灯火通明。

霍桓朝着房屋拔足狂奔,来到近处,刚好有个美丽女子从里面走出来,霍桓定睛一看,这女子却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青娥。

霍桓抓住青娥的手,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青娥安慰着他,又问他怎么到了这里?

霍桓详细说了从青娥病逝一年以来,家里发生的事。

青娥也是听得泪流满面。

霍桓又说:“这里是阴间吗?”

青娥笑着说:“这里不是阴间,而是仙府,我其实也没死,而是追随父亲,求仙问道来了。既然你能来到这里,说明我们缘分未尽。”

然后带着霍桓去拜见父亲,来到屋内,只见一个白胡子老头端坐在堂上。

霍桓忙俯身拜见岳父,岳父很热情的招待了他,又留他住在这里。

霍桓说家中还有老母要照顾,不便久留。

岳父就留他多住几日,霍桓答应了。

酒席结束,青娥带霍桓来到住所。

夫妻两人互诉衷肠,夜深了,青娥起身就要离开,霍桓抓住她不放。

青娥说:“也不看看这是哪里,不能乱来!”

门外突然传来丫鬟的嗤笑声,青娥更是红了脸庞。

霍桓就是拉着不放,两人正在争执时,岳父走了进来,斥责霍桓肉体凡胎,尘缘不断,敢在仙府放肆,赶他马上离开。

霍桓却说:“儿女之情,人所不免,你身为长辈,怎么能窥探我们的隐私?让我走也不难,我要带着青娥离开。”

一番话怼的岳父哑口无言,让人打开门,送他们赶紧离开。

霍桓能带着青娥离开,也很开心,当即不再耽误,拉着青娥就要走。

谁知,霍桓前脚刚走出去,岳父突然把青娥拉回来,然后关闭了大门。

霍桓回头一看,哪里还有大门,只有石壁,连个缝隙都没有。

霍桓孤身一人,也不知道往哪里走,抬头看见月朗星疏,心中满是悲伤,再见妻子,却不能团聚,转而化悲伤为愤怒,对着石壁号叫,却没人应答。

霍桓气愤至极,拿出随身带的小铁锄,用力地挖着石壁,转瞬就挖了很大一个洞。

这时,石壁后突然传出声音:“孽障啊!”

霍桓闻言大喜,更加奋力地挖着。

门突然豁然打开,青娥被推了出来,岳父气急败坏地说:“孽障啊!快带着她走吧!”

青娥埋怨地说:“就没见过这样的女婿,好歹是你岳父!哪有这样对岳父的,又是骂,又是挖人家大门的!也不知道哪来的道士,给了你这把凶器,让你缠上了我。”

霍桓可不管那么多,妻子失而复得,这巨大的惊喜填满了他的心。

冷静下来,发现自己夫妻两人还身处绝境,正不知如何是好。

只见青娥折下两根树枝,树枝变成两匹骏马,驮着夫妻两人飞驰而去。

此时,霍桓已经离家七天,霍母心中担忧,派人多次寻找,却一直没有结果,这让她伤心欲绝。

没想到儿子竟然回来了,霍母马上出门迎接,一出门就看到了青娥。

她愣在当地,身子止不住的颤抖。

霍桓跟母亲说了前因后果,她才抱着儿媳,高兴地哭了起来。

再次相聚总是美好的,但是,死而复生这事,毕竟太过惊世骇俗。

青娥就建议霍桓搬家,他们选定吉日,搬家去了远方。

霍桓与青娥又一起生活了十八年,期间,他们又生了一个女儿,嫁给本县一个姓李的秀才,日子过得非常美满。

后来,霍母寿终正寝,青娥对霍桓说:“我家茅草地里,曾经有只野鸡在那里抱了八只蛋,是个吉地,可以把母亲葬在那里。孩子也都长大了,可以让孟仙待在家乡守墓。”

霍桓听从了青娥的建议,跟儿子一起护送母亲回家乡安葬,然后独自一人返回。

一个月以后,孟仙回家探望父母,却不见了他们踪影。

向仆人问起,他们说霍桓夫妻去给老夫人送葬了。

孟仙心中明白,父母其实去求仙问道了,也不再多等,又回到了家乡,为祖母守墓。

孟仙文采出众,但是科举不利,直到四十岁也没有考中功名,后来,以拔贡的身份去参加科举。

在考场上碰到一个神采俊秀的少年,十七八岁,两人很投缘,孟仙也知道了他的名字,霍仲仙。

两人都有点惊讶,毕竟名字太像了,霍孟仙,霍仲仙。

一路聊下来,才知道两人竟然是亲兄弟。

考试结束,兄弟两人赶紧回家,孟仙想要拜见父母。

但是,到家时才得知,父母又再次云游去了。

仲仙回屋问妻子,妻子说:“昨晚我还和父母一块饮酒,母亲说明天大哥就要回来了,她再也没有牵挂。今早,父母就没有了音讯。”

兄弟两人很伤心,仲仙还想去找,孟仙却说:“父母求仙问道,我们找也找不到的。”

没过多久,科考成绩出来了,仲仙高中举人。

因为祖坟在山西,仲仙就随着哥哥回到了故乡。

兄弟两人一直相信父母还在人世,每到一个地方,他们总是打探消息,可是始终没有父母的消息。

好了,今天的聊斋故事讲完了。

看完故事的你,又有怎样的感受呢?

欢迎留言评论,写下你的感受!

今天就到这里,喜欢的朋友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